今日热门
 

听汤米·温格尔谈论他的成人和讽刺性插画

2016-12-13



汤米·温格尔(tomi ungerer)在法国阿尔萨斯大区斯特拉斯堡出生和长大,是一名插画师和三语作家,获得过许多大奖。他的作品以突破边界、挑战传统而为人熟知,他的儿童文学备受人们的推崇,同时他的成人作品也备受争议。相对来说汤米在儿童图书界更加出名,他已经获得过许多著名大奖,例如1998年的安徒生儿童文学奖。他的那些尖锐的讽刺作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受欢迎,仍然在全球展览。在他的职业生涯当中,他从事过建筑设计、发明、广告和雕塑行业,曾经在纽约、加拿大、爱尔兰和斯特拉斯堡都工作过。


汤米·温格尔
由菲登(phaidon)出版社出版的书a treasury of 8 books是他在英国出版的第一本书,收录了他最著名的一些儿童文学作品,它们还是第一次登陆英国,其中就包括他最成功的一些童话故事,包括the three robbers, moon manotto,还有他最近刚创作的、广为人知的作品,例如fog islands and the lost gems, zeralda’s orge, flix, the hat emile恰逢他的这本新合集作品的上市,设计邦在英国伦敦和汤米进行了会面,讨论了他在过去几十年里的声名狼藉,他通过作品想要解决的社会问题,以及现在的热点事件,例如美国大选,是如何影响他的写作、插画以及雕塑作品的。


eat, 1967
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设计邦(DB):除了写作和绘制儿童文学作品,还有这次菲登出版社出版的新书a treasury of 8 books,您能谈一谈您工作中其他方面的事情吗?

 

汤米·温格尔(TU)你可能知道,我在斯特拉斯堡有一座博物馆,那里收藏着我所有的文档和旧素描作品,当然你还可以去费城图书馆,那里也有。我有点像是全能先生,很难把我定义在某一个领域。我做建筑,在德国建造了一座幼儿园,外形是一只猫的模样,孩子们可以沿着它的尾巴滑到二楼。我是一个自由人,对许多东西都很感兴趣,总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平均每年要出3到4本新书,这其中很多是讽刺性的,今年我也出版了几本。每个月我都会在法国和德国工作一段时间,我在philosophy杂志上拥有一整页的页面,它们即将首次发售。

 

DB:你每年会出3到4本新书,请问新书和插画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TU:我有点下意识地训练自己,要想出新的点子,我从来没有接受过教育,没有高中、大学学历或类似的教育背景。但我一直能学习我想学的东西,我所需要的只是自律,在这个方面我做的很好。我一直保持着好奇心,我一直认为人们的好奇心需要被激发。一旦你对某个东西感到好奇,你就会去收集相关的信息,当你开始比较这些信息时,就是开发想象力的时候了,这在当今的社会相当缺乏。现在的人们已经完全被系统控制了,我很反对这个,因此我从来不用电脑或类似的东西,因为我认为这违背了我创作自由的初衷。


dr. strangelove, 1964
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DB:谈到你对自由的看法,这就是你为什么要通过许多不同的媒介来表达观点的原因吗,比如从书到杂志再到报纸?

 

TU:如果不这样我会感到很无趣,否则当我看到其他的艺术家有自己的一套风格,然后在此基础上完善,我甚至会有点自卑情绪。我是一位全能先生,我对所有的领域都进行探索,我对所有的一切都感兴趣。比如某一天,开始的时候我在创作雕塑,然后电话铃响了,给了我另一个故事的灵感,于是我又去写作了,再后来我会投身到另一个项目里去。我完全不会从互联网上寻找创作的灵感。

 

DB:这在如今很不寻常,因为每个人都想和网络保持连接。


TU:我认为这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同寻常的,我有意识地让自己要有想法,事实上,我确实每时每刻都有自己的想法。当然,我总是随身带着记事本,防止突然有一些小故事要记下来,或者有一个待开发的想法,又或者有另一个雕塑要制作。这些年我做了许多雕塑作品,我在位于德国埃森市、德国最大的博物馆刚刚举办了一次展览,在此之前,该展览是在苏黎世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现在我在柏林还有一个展览。这些展览都是作品大杂烩,而且全部是讽刺性的,有些作品展示了我的困难,因为我这一生都在为事业而奋斗,它在我的作品中有所体现。我总是对焦点话题保持创作热情,希望人们通过我的作品能够对事件了解得更加深入。



no freedom without the freedom of the press, 1962
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DB:是什么促使你在20世纪50年代第一次前往美国的?

 

TU:爵士乐,我是一个爵士乐迷。我原本以为会在那里接触到一些爵士乐,但当时的美国还在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爵士乐早期是种族音乐的一部分,幸运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改变。我认识许多美国的富布莱特学生,对索尔·斯坦伯格怀有深深的敬佩之情。我带着仅有的60美元开启了美国之旅,那是一片充满机遇的土地,当时我在纽约,那里是美国完全不同的一部分,我可以说,我在那里见过的60-70%的人是犹太人或移民。我爱纽约这座城市,现在也是如此,对我来说,美国这片土地上生长着两种人:野蛮人和学者。

 

DB:当初你是在看了索尔·斯坦伯格和安德烈·弗朗索瓦的作品之后,决定开始创作插画的吗?


TU:我进入插画和写作领域,是因为我有这方面的天赋。我曾经写过一本有关我父亲的书,当然这本书没有用英文出版。我的父亲在每个方面都很有天赋,他在我3岁半的时候去世了,但我一直有一种感觉,他把所有的天赋都留给了我。自从法国从纳粹手里解脱之后,他们让生活处处充满授权,那时的生活很艰难。我那时候受到鼓励去学习,但是我放弃了高中的学业,因为我已经厌倦了这一切,于是我就背着背包去旅行了。那个时候我不得不思考我能依靠什么,那只能是我与生俱来的天赋了。这就是这一切开始的原因,但其实我当时还是想做一名矿物学家或地质学家的,一旦你有了爱好,你总是可以学的更多。



black power / white power, 1967
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DB:带着那样的关于自由的一贯想法,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创作更加成人化和充满争议的作品的,你会担心这些作品会对之前出版的儿童图书有影响吗?

 

TU:你必须明白,我在广告、出版和插画领域做了许多工作,而不仅仅是儿童图书。我唯一担心的是我的成人书籍落入到孩子们手中,这真的困扰了我一段时间。我不是在谈论fornicon里的青蛙,许多人走到我面前跟我说,他们14岁的时候会攒钱去买青蛙。我的生活里一直充满战争,其中的一个战争就是为性自由而战。我的道德准则就是我可以去做任何事情,只要不伤害别人。至于sadomasochism(被虐待性变态)如果有人想被伤害  在生活中我见过这样的人  我认为发挥人们的想象就可以了。当我大量发行我的成人作品时,我发现签售会的现场女人要多于男人,这让我感觉很棒,女性应该让她们的幻想实现。

 

DB:在你的一些成人书籍里,有一些非常规的场景,比如性爱姿势的青蛙,是什么原因让你创作并出版这种极端主题的?

 

TU:fornicon是讽刺主题的书籍,而不是成人书籍。我并没有刻意去回避某些特定器官的展示,因为这就是性爱的机理。我在德国出版过一本有趣的书,书名是guardian angles of hell它讲述了我是如何在一家妓院里生活数年之久的。那是一家不允许偷窥的妓院,完全由女人经营。每家妓院的刑讯房里都有一两个主管,这就是这本书的精华所在,我不是以一个报道者的角度,而是以一个住在里面的人的角度来记录这一切。我试图为他们争取一些权利,例如管理者花许多时间在她们的皮革外套上,我觉得她们应该被免税  我对那样的事情感到担忧。

pig heil!, 1994
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DB:因此你的作品背后总是隐藏着更深层次的含义吗,甚至是那些成人/色情的作品?


TU:是的,我的作品都反映了更深层次的含义。那种妓院里的女人都很不错,她们从来不让客人碰触她们 – 简直就像是艺术品。精神科医生干不了的事,她们能做到,她们可以让人们从之前一直着迷的事物中解放出来,精神科医生甚至都做不到。例如,某个客人只有在她们用钳子把他的指甲从手指上拔下来的时候才能获得快感,这听起来有点变态,但对这样的年轻男孩来说,他们确实只能去这样的地方才能获得快感,去看精神科医生是没有用的。他们并没有精神错乱,在付钱的情况下,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去别的地方释放自己呢?曾经有人告诉我,我的书是迄今为止,描写被虐待性变态最好的、最彻底的作品,并不是说我经历过这些,而是因为我住在那里,亲眼见证过。



fornicon 插画, 1969
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DB:所有创意家都有一个目标,就是让自己的作品永恒,你的大多数作品都达到了这个境界。你认为这是因为你的很多想法都是和生活密切相关的吗?


TU:好吧,明年我会在法国出版许多政治相关的作品。我会说在其中的一些作品里,那些主题永远没有发生改变,这是有关深层阅读(读懂言外之意)和浅显阅读(读表面的文字)的话题。现在的人们即使即将发生的事情就写在墙上,也不会去阅读,历史是基本不变的,只是你运用的工具在改变。如果你去研究历史,你会发现历史不仅仅是指过去,它还存在于当下,现在是历史,明天也将成为历史,特别是美国大选也是这样。让我们不要抱有幻想了,因为不管结果如何,最终谁赢了,都不会改变任何事情。现在的分裂已经无法弥补,没有人能让美国再次团结在一起。所以不管是特朗普还是克林顿赢,结果都是一样的糟糕,因为伤口已经形成了。这是因为在美国缺少基本的教育,但没人愿意提到这一点,即使它已经很明显,有很多没有接受过教育的选民。这个现象就在那里,但没有人注意到它,通过找到并使用和这个主题相关的特定信息,我能够读懂这背后的含义。一旦你收集到这两方面的信息,你就能清楚地感受到现在的情形是多么的无望 - 就像美国大选一样。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人们还没有准备好去应对任何重要问题。现在的生态环境也是一样,我们可以停止所有的气体排放,但气候的变化不会停止,因为我们已经让气候开始发生变化。



give, 1967, 关于越南战争的海报
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DB:你以后的主意会受到当今世界的大事件及相关事件的影响吗?

 

TU:我一直都在工作,我的上一本书incognito是一本雕塑合集,它涉及到了一切,我的作品没有遗漏任何一个主题。在每一个故事的背后,你都可以发现更广泛的思想。

 

DB:你曾经说过:“再也没有插画的市场了,摄影取代了一切。”如今的插画前景如何?

 

TU:随着电视机的发明,杂志的时代终结了,要知道杂志为大多数插画家提供了工作,插画甚至存在于杂志的广告页里。现在,摄影取代了这一切,人们没有时间创作插画了,儿童图书是如今插画的唯一路径。


the village voice: expect the unexpected, 1968
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DB:你现在会读许多数码杂志或报纸吗?

 

TU:我只阅读《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经济学人》(economist),这就是我经常读的所有杂志和报纸了。《经济学人》封面上的插画真的很好,我很喜欢他们的插画,非常有创意,《经济学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给插画家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让一些事情变得有趣。如果他们邀请我为他们的封面创作插画,我不会拒绝,但这取决于他们的主题,以及我是否有一个很好的点子。

 

DB:对于年轻的插画家你有什么建议吗?

 

TU:去写作和绘画,每个人都可以去做,但不要成为别人故事的插画师,去成为自己的插画师,要尽可能地去尝试,这是一个煎熬的过程。每年的博洛尼亚儿童书展上,都会出现3000到5000本新书,我认为我的书仍然反响很棒。如今,当我看到别人的新书时,我发现他们在绘画技巧的层面上处理得更好,但是在我的生涯早期我比他们更加富有冒险精神、也更加鲁莽,我也获得了相应的回报,现在每个人都在模仿斯坦伯格和我的作品,这就是艺术家的能力。作为一名成功的艺术家,我已经数不过来哪些人影响了我,现在我已经处在一个影响别人的位置之上。我常常想是否真的存在一位最初的艺术家,去改良旧的配方,加一些香料然后做一道新菜,然后再一遍一遍的重复。我觉得这就是我的角色,这很正常,我理应被模仿。


汤米·温格尔在英国伦敦

图片版权归设计邦所有


obama,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symptomatics,1982,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underground sketchbook, 1964,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otto, 1999,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moon ma, 1966,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the three robbers, 1961,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the three robbers, 1961,图片版权归汤米·温格尔所有

 

  

fu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设计邦微信公众号
文章用设计邦客二维码

扫码加入设计邦客
设计邦客是以设计行业媒体、教授、学生、设计师、材料商、渠道商为主体,倾力打造中国最大的设计师实名通讯录。
 
设计邦  - jackie
2016-12-13
版权声明:除特殊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需注明来源于设计邦
浏览次数:643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隐私 | 广告服务 | 优惠专题 | 上传要求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