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门
 

专访christoph zeller 、 ingrid moye

2017-03-16
预约采访


zeller&moye建筑事务所位于墨西哥城和柏林,由christoph zeller和ingrid moye共同创立。采用跨学科的方法在各大陆之间开展了诸多项目。在独立创办公司之前,christoph zeller和ingrid moye曾在SANAA和herzog&de meuron事务所工作,并领导完成了泰特现代美术馆项目和2012蛇形展馆项目等。

为了更多地了解zeller&moye事务所的工作,设计邦采访了两位大咖。此次采访中,他们阐述了个人截然不同的背景,他们对墨西哥城最感兴趣的事情,以及他们目前正在开展的项目。下面是我们深入的采访报道。




设计邦:您可以谈谈您的背景吗,以及你们是如何开始一起工作的?

christoph zeller:我们来自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来自柏林另一个来自墨西哥。我们的相遇是在瑞士巴塞尔,在ingrid加入工作室的时候我正在为herzog&de meuron事务所做泰特现代美术馆项目。 她来自日本,曾在SANAA工作了两年,也曾为墨西哥设计了一座塔。6年前我也曾经在SANAA工作。让我们非常惊讶的是,我们在东京工作的时候尽然坐的是同一张办公桌上,更重要的原因远远超越了我们重叠的履历。我们对于开放的设计概念不谋而合,所以作为一个团队共同协作。 在完成了泰特现代美术馆项目和泰特坦克项目后,我们在墨西哥城和柏林的基地建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工作室,以再续前缘继续合作。


“archivo”是墨西哥市一家开放的私人设计藏馆
了解更多关于该项目here

设计邦:您的背景和成长环境是否有什么特定方面塑造了您的设计原则和哲学?

ingrid moye(IM):我在墨西哥城成长的阶段,花了很多时间去观察路易斯·巴拉干设计的公园los bebederos,公园位于在墨西哥城的北端,离我祖母的房子有几个街区;所以我学会了如何在一个由汽车控主宰的城市骑自行车、欣赏美好的公共空间。那时我对巴拉干丰富多彩的建筑元素的俏皮感以及他如何将建筑物与自然交织得如此完美而感兴趣。

后来,我有机会到各个国家学习和工作,包括西班牙,日本,瑞士和英国。更加满足了我对于建筑、艺术和景观的好奇心,而且摆脱了墨西哥城的束缚。在这些经验的帮助下,我开发了我自己的设计过程。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各种项目中工作给了我对其他不同情况的敏感性,以及培养了我与不同的人、不同的语言和大团队一起工作的灵活性。


该项目是与FR-EE合作开发的


设计邦:您在SANAA事务所和herzog&de meuron事务所工作时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IM:在SANAA事务所工作时,我采取了俏皮和实验的设计方法,永远不会跳过第一个想法去做设计,而是尝试着更努力的让自己进入未知领域。 在herzog&de meuron事务所工作时我所采纳打概念是:建筑永远都是更广泛的情境的一部分,要设法将设计方案与建筑需求完美切合。


设计邦:您有什么特别赞成的观点吗?

IM:我记得nishizawa-san总是说“建筑必须是美观的”。 我同意这个观点,如果一个建筑设计得好,它将会有一个更好的机会被人们接受并采纳。


“hollow”是与katie paterson合作设计的公共艺术品
了解更多关于该项目here


设计邦:作为一个团队,您认为您最强大的资本是什么,以及您如何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发这种技能?

CZ:每个项目都会有一套约束。 例如,位于地块中间却要受保护的树,高度限制或有限的预算。 我们喜欢这样的挑战甚至去探索更多诸如此类的项目。 我们接受约束作为具有使项目独一无二的潜力的催化剂。 奇数因子可以转变成为项目的有效刺激。 这可能意味着你必须围绕给定的障碍物来规划你的建筑物,或者它会迫使你研究负担得起的工业材料。


拱形顶部的开口使自然光通过其他致密结构进入空间

CZ(续):例如,我们直接使用工厂提供的纯黑色橡胶作为时尚店的地板以满足预算。纯黑色橡胶是一种不寻常的材料,人们走过它稍微柔软的表面时通常会很欣赏这种材质。特别是当你接收你的第一个项目时,你不一定要给予它最完美的情感设计或无限的经费支出。我们必须有创造力,通过探索这些障碍的可能性,将最初无利可图或普通项目中的障碍转化为特殊的东西,让你的项目更加完美。我认为我们现在做得相当不错。


微型森林汇集了超过10,000种独特的树种


设计邦:您会到不同的大陆工作,那么您是如何在不同地点中的不同项目之间转换的呢?

CZ:我们建立了zeller&moye事务所,就是试图在不同的地方工作。因此,我们在墨西哥城和柏林这两个基地办公经营。我们目前的项目基本都在拉丁美洲和欧洲,甚至有两个在亚洲的项目。我们习惯于不一定在项目所在地工作。对我们工作而言,一方面建筑是一种国际语言,即一个混凝土墙的图画可以为世界各地的文化所理解。另一方面也是非常有趣的,那便是不同的文化身份。比如为墨西哥设计的房子与德国设计工艺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是截然不同的。我们的团队是来自不同背景的许多民族和经验的融合。我们会结合项目与队员背景来组成我们的团队。


雕塑被安置在英国布里斯托尔皇家堡垒庭院

CZ(续):更重要的是,除了本地要求和技术性要求,我们对每个项目都一视同仁给予最高的重视度,不论其大小和位置。 我们会仔细研究一个地方并分析其背景,然后我们得出初步的结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使我们有时看起来比本地设计师更清楚,可能会采取做一个大家都习惯方式来运行。

同样重要的是,由于当今社会高超的技术,我们可以在短短几秒钟内进行视频通话和交换信息。 我们使用小型摄像机通过比例模型向客户说明空间质量; 或者当我们在墨西哥时我们会与在伦敦的工程师和客户在柏林举行电话会议,所有这一切都是日常业务。


zeller&moye还完成了时尚品牌ODEEH的柏林店


设计邦:您如何评估墨西哥城目前的设计环境? 您和城市的关系是什么?

IM:墨西哥城充满活力,艺术,设计和建筑多元化发展。 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正是绝佳的时机。我们作为行人去接近城市。 我们拒绝拥有一辆汽车,尽量避免使用它。 通过这样的行为方式,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城市,比起汽车用户每天耗费几个小时在交通堵塞上并且会造成严重的城市污染来,我们的经历是更愉快的。 我非常喜欢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漫步公园,逛商场以及发现探索“新大陆”。

墨西哥城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你总是可以发现新的东西。 我最喜欢的活动之一是走在街道上作为一个“浪荡子”毫无目的的闲逛,只是让自己成为城市的一部分,并发现城市独有的魅力。基于我们在漫步墨西哥城的人行道时的经验,我们开展了一个项目:当城市道路中有些设施出故障或者有物品遗失时将临时物标放置到该区域,这些物标,我们称之为植入物,重新编程我们作为行人时所发现的错误甚至危险的情况,然后做以积极的处理创建一个和谐的社会生活


在墨西哥,他们为sandra weil设计了店铺
了解更多关于该项目  here


设计邦:您在2012蛇形展馆曾与艾未未合作。 其他创意领域是如何影响您的建筑工作?

CZ:从我们的职业生涯开始,我们便经常追随建筑艺术的交叉点与艺术家组成团队来开发项目。 我曾在柏林艺术大学学习,在那里我能够实现跨学科工作,并且有机会向诸如来自豪斯·拉克维也纳集团的g. Zamp建筑师们以及lothar baumgarten这样的艺术家们学习。我们都很喜欢概念艺术,经常在一件艺术作品中寻找灵感,而不是从建筑史中获得灵感。我们直接、简接靠近艺术家思考的方式使得一切合作对于我们来说都很容易实现。

在我们决定每一个项目的大方向之前,我们会启动大脑风波,做各种各样的思考。这往往是一个漫长的试验、在错误中成长的过程,更是一个概念思维和讨论的过程。 作为建筑师,我们习惯于分阶段开发一个项目,从大规模开始计划,逐步增加更多细节,协调结构和服务,直到我们得到一份由数百个建筑细节、计划和描述所构成的完整的信息。我们学习艺术家们的工作方式去忽视这样的结构规划,将注意力集中在大多数人可能认为不重要的细节上,如木制板的气味或扶手的触觉品质。 我们试图在我们的日常工作生活中采用这种观点,目的是挖掘并展现一个普通细节的潜力。


由当地热带木材制成的半透壁


设计邦:您最崇拜哪些当代建筑师或者设计师?

IM:虽然我们遵循许多当代建筑师和设计师的工作,但我们的灵感主要来自艺术,电影,音乐,哲学或文学。 所有我们更喜欢联系不同的学科去做设计。

CZ:我想,我们与SANAA和herzog&de meuron事务所在过去合作的事实说明了我们对智能概念和情感解决方案的青睐。


库尔德斯坦博物馆


设计邦:就目前而言,您有没有一些具体的项目让您最为满意?

IM:我们受邀为库尔德斯坦设计一个纪念馆以纪念伊拉克的库尔德种族灭绝。为了进一步的体现纪念功能,我们设计了一个像沙漠中的绿洲般的中央公园,这里作为一个供人们聚集,哀悼的开放社区。纪念馆坐落于rizgary小镇,在这里曾遍布难民营中,因此仍然缺乏良好的公共空间或身份地点。在纪念大厦里面的中央公园安置在幸存者画像摄影艺术品附近,并且标识了失去家庭的幸存者。


纪念馆大约存有1,500张地方幸存者的照片

IM(继续):开放的档案馆和公共空间提供了纪念的空间,但我们认为这个国家面向未来时的喜悦和希望是重要的:中心的圆形空缺象征着毁灭性的事件,但最终将以一个绿色公园的形式填补新的生活。作为由幸存者社区发起的一个自下而上的项目,在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帮助下,它现在也得到德国外交部和当地库尔德政府的支持。


mexamerik的新总部


设计邦:您能告诉我们目前正在开发中的任何项目,你对那些项目最感兴趣吗?

CZ:我们目前正在墨西哥克雷塔罗(querétaro)建立一家物流公司的总部,他们专门从事大型货运车辆。 该项目位于一个非常干燥、严热的地方。 虽然这个规划诸如车间,车库和办公空间之类功能空间的任务非常普通; 但我们看到了一个完全可持续项目的潜力,同时考虑到客户希望在附近的高速公路上可以看到该建筑。 我们通过堆叠几个楼层到一个小塔,创造了一个主要给所有地区提供阴影的原始钢结构,但同时在很远的地方清晰可见甚至可以作为里程碑。


空间位于钢框架内作为独立隔室

CZ(续):作为第二步,我们引入了自立式和自然通风的房间,从立面凹进,使他们避免阳光直射,不会过热。 所有房屋的表面都选用白色以反射阳光。鼓励员工在工作日期间使用室内和室外空间的混合区域办公室,并且会议可以在带自然交叉通风的阴凉露天阳台进行。 此外,我们在所有楼层植入植被,以改善工作环境,并受益于植物提供的微气候。针对商业空间空调办公楼,我们设法引入了一个环境友好型建筑,以提供高质量的工作环境。


封闭房间周围屋顶的室外区域作为非正式会议和hot-desking区域

所有图片版权归zeller&moye事务所所有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设计邦微信公众号
文章用设计邦客二维码

扫码加入设计邦客
设计邦客是以设计行业媒体、教授、学生、设计师、材料商、渠道商为主体,倾力打造中国最大的设计师实名通讯录。
 
设计邦  - qianqian94
2017-03-16
版权声明:除特殊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需注明来源于设计邦
浏览次数:8093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隐私 | 广告服务 | 优惠专题 | 上传要求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