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门
 

专访艺术家sarah sitkin

2018-12-15
预约采访



我们所认为的自己和真实的自己,有的时候还是有细微的差别的。鼻子、嘴巴、眼睛和皮肤都是跟我们身体息息相关的器官,我们如何来呈现它们即展示出了我们的个性。但如果我们再更进一步,观察身体的粘液、牙齿、生殖器、头发以及它们是如何被放在一起的,或许就会感到不舒服,因为这个过程迫使我们去面对那些身体不易“控制”的器官,而这正是艺术家sarah sitkin所痴迷的方面。


对于sitkin来说,人体就是一块可以撕碎和创作的画布
所有图片由sarah sitkin提供

sarah sitkin的作品很难用语言来描述,她的作品所影射出来的奇怪世界有如噩梦一般,集雕塑、摄影、特效、人体艺术和怪癖等元素于一身。sitkin创作时会使用很多不同的材料,制作出超现实主义倾向的人体模型,这种模型跟我们寻常所认为的自己的身体或是身边人的身体有很大出入。


sitkin的模型跟我们寻常所认为的自己的身体有很大出入

通过将人体进行解构,sitkin对身体解剖和个体认同感之间的联系进行了测试。在她眼里,肉体是一种充满韧性的物质,她会把肉体分割成难以辨识的新形状,使它成为叙事的媒介、自我审讯的媒介和技艺展示的媒介。她的作品往往令人不安,但又深入人心,使观者能够从一个新的视角来审视他们自以为很熟悉的身体。最近,sitkin的展览BODYSUITS在洛杉矶superchief gallery举办,本次展览邀请游客们把其他人的肉身模型穿在自己的身上,让他们能通过其他人的皮肤体验生命。

设计邦最近采访了sitkin,我们一起讨论了这次展览,以及她成为艺术家的过程和对于今后的打算。


sitkin对身体解剖和个体认同感之间的联系进行了测试

设计邦:您能告诉我们您是如何成为一名艺术家的吗?包括您是如何开始艺术创作,您的动力来自哪里,以及您是从何时开始创作肉体雕塑的?

sarah sitkin:我从小在我的卧室里就开始艺术创作了,那时我使用的是爸爸从工作中带回来的材料。我想我是极其幸运的,因为爸爸在洛杉矶经营了一家叫做kit kraft的手艺店,他总会带回来各种各样的坏掉的商品给我玩。爸爸的手艺店和一般的手艺店不一样,因为爸爸的手艺店位于满大街都是电影工作室的洛杉矶,因此它需要迎合娱乐产业的胃口,由于靠近特效工作室和道具店,店里卖的材料包括了藻酸盐、有机硅、高品质黏土、浇铸树脂、石膏以及特效粘合剂等,当时还很年轻的我经常把它们搞得一团糟。

我在10岁还是11岁的时候,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用藻酸盐和石膏给自己的身体制作模型。当我和哥哥还小的时候,我爸爸也给我们做过面具,那些面具在客厅的一个架子上放了好几年。这些早期的模型制作经历对我后来成为一名艺术家确实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使我后来用这些材料进行创作感到得心应手。


sitkin的爸爸在洛杉矶运营了一家叫kit kraft的手艺店,她在那里第一次接触了特效艺术

DB:您的作品经常被描述成是“惊悚艺术”或“恐怖艺术”,有的作品传达出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不安感,这些形容词你觉得恰当吗,这种不安的感觉是你刻意要营造出来的吗?

SS:“惊悚”和“恐怖”一直是我想要超越的境界,我会从特效、修复、化妆中借鉴创作技巧,使用它们的创作材料,但我想要表现出来的意境真的跟血腥, cosplay或恐怖这些词不搭边。

要让人们感到易被伤害,第一步就是要把人们移出自己的舒适区,只有不在自己的舒适区,人们才会允许自己被影响到,我的作品就是要故意让观者进入一种脆弱的状态。


我的作品就是要把人们带出自己的舒适区

DB:您的作品似乎很难分类,您如何看待自己和“传统”艺术世界的关系?在某个特定的画廊展示作品,对你的创作方式有何改变,还是无论怎样你的创作方式都是一样的?

SS: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被认为是一位流氓艺术家,游离于传统艺术界之外。我从没有上过艺术学校(事实上我连高中都没毕业),我的创作技巧来源于不断的试验和尝试,我的作品的主要展示媒介是通过社交媒体,以摄影作品和视频的形式和大家见面。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学习了如何把思想融入到作品中,最终成为了自己想变成的样子。


艺术家最近的展览BODYSUITS在洛杉矶的superchief gallery举办

我现在对和画廊合作感到兴奋,因为这是一次让我的作品和观众互动的机会,这样的方式对我来说虽然新,但效果显著。通过为观众搭建一个可供他们拍照的背景,作品本身其实已经在吸引关注进行互动,它排除了观众和艺术品之间的界限,让观众们拥有了自己独特的体验。这种对于体验的拥有感对于观众放下心理屏障十分重要,它让观众对作品有了更加深刻的印象。

DB:您能谈一谈最近的展览bodysuits吗?您创作的目的是什么,观众们都有什么反应?

SS:展览bodysuits的目的是要考察身体和自我的界限,呈现一个与自己分离的身体,或者说像对待衣服一样看待自己的身体。在展览中,我设计了一个“试穿环节”,允许人们在一个私密的、有镜子的试衣间里穿上“人皮衣服”,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许多人都有不同的反应,很情绪化的反应。

其中,有一些人的反应是我之前没有预料到的,比如,一个变性人穿上了他所被认为的性别的衣服,更加坚定了他对自己性别的认识;一位女士穿上了男人的人皮衣服,让自己直面对男士的恐惧;一位年轻人穿上了老年人的人皮衣服,让他能够重新回到现在。


BODYSUITS测试了肉体和自我的界限,见证了游客们像穿衣服一样穿上它们的样子


尽管肉体到处都有,但它仍然是易变的东西

DB:您的雕塑有时让人感到不安,但有时也让人感到非常的害羞,因为实在是太私密了,特别是在作品bodysuits里。你认为你的作品在多大程度上保留了模特的个性,或者说,你认为你的作品一旦完成,可以说是一个完整的作品吗?

SS:我们的身体是一切个人情绪的源头,我们会流汗、忍受痛苦、流血,这一切行为都会把身体调整到相应的状态。我们每天都要不断地调整自己的身体,让它适应当下的情绪,这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过程,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方法,使老化、荷尔蒙、疤痕组织、疾病等元素不断地涌入。

在我眼里,最终的成品就是单个的作品,但是,带着小心和尊敬的情绪接近每件“人皮衣服”也很重要,因为它们始终还是代表着真正的人。我在想做一期专访,采访一下这次展览做我的模特的人,这一定会很有趣。


雕塑有时让人感到不安,有时也非常的露骨

DB:人体最难复制的部分是哪里,你最喜欢复制的部分又是哪里?

SS:或许,头部是我最喜欢制作的部分,我们的大脑对于脸部的细节的调节是天生的,对于脸部的痴迷是我的本性。当我为某个人做头部模型的时候,几乎每一次,我的模特都会对我做的毫无生机、不加装饰的作品感到怀疑和拒绝。这样的去个性化让我们能够从陌生的角度来审视自己,让我们意识到我们所认为的自己其实跟真正的自己是有差别的。

至于人体最难复制的部分,我想或许就是勃起的生殖器了,原因显而易见。


sitkin工作室有许多不同的工具和织物

DB:我知道您对摄影也很感兴趣,我还听说您想让摄影跟您的作品结合起来。您把雕塑作品的摄影看成是作品的延续,还是另一个独立的作品呢?

SS:像我这一代的许多人一样,照片已经成为了人与人交流的一种方式。随着摄影的普及(每个人都有一个拍照手机)以及个人主义文化的流行,人们可以在以图片为基础的社交媒体上展示自己的个性,因此建立一个利于游客们拍摄作品的背景就显得非常必要,如果我想和粉丝互动的话。

当人们翻到一张漂亮的照片时,他们很快就会翻过去,但是当人们看到自己的照片时,他们会联想到那段经历。不管何时,我都尝试着去布置作品的背景,利用可控的灯光、声音和设计元素来让人们可以以一种有趣和美丽的方式记录下我的作品。


不管何时,我都尝试着去布置作品的背景

DB:什么人或事物对你的影响很大?

SS:对我影响最大的(也是形成我思想的)是我内心的挣扎,我的大部分创作灵感都来自于每天内心的斗争,包括身体畸形、虚无主义、超越、衰老和社会架构等主题。我不太接触流行音乐和文化,会尝试着让自己远离娱乐媒体和流行趋势。


sitkin制作的iPhone手机壳,好像真有一个耳朵一样

DB:哪一种创作媒介是您最想尝试的?

SS:绝对是VR(虚拟现实),我想象过在一个虚拟空间里创作,在那里我不用遵守物理规则,不会有任何的浪费,可以自由地使用“撤销”按钮。


sitkin的作品迫使我们用全新的、不同寻常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肉体

DB:接下来您会有什么动作,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接下来要创作的项目吗?

SS:我想要把bodysuits展览搬到其他城市,下一站是底特律,将于2018年5月4日在那里对外开放。今年12月份我在洛杉矶nohwave gallery还有一场个展,同时我还在和来自matières fécales的朋友们合作,进行一次特殊的创作。


sarah sitkin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设计邦微信公众号
文章用设计邦客二维码

扫码加入设计邦客
设计邦客是以设计行业媒体、教授、学生、设计师、材料商、渠道商为主体,倾力打造中国最大的设计师实名通讯录。
 
设计邦  - jackie
2018-12-15
版权声明:除特殊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需注明来源于设计邦
浏览次数:17691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隐私 | 广告服务 | 上传要求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