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金点设计奖|台湾设计研究院张基义院长、著名工业设计师杨明洁

 

今日热门
 

预约采访
 
 
伴随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华人设计力量频频闪耀国际舞台,向世界展示出了独属于华人的设计风格,而这也在慢慢地重塑华人设计师在全球设计界的话语权。作为全球华人市场的顶尖奖项,金点设计奖于2014年将报名资格开放为全球华人市场,为新锐设计师提供了舞台,同时也见证了华人设计力量的发展变化。值金点设计奖创立40周年,Designboom设计邦有幸采访了台湾设计研究院院长张基义和历届评审之一著名工业设计师杨明洁,看看他们对华人设计的洞察。
以下为本次专访内容:
 
台湾设计研究院张基义院长
 
Q:金点设计奖素有“设计界的金马奖”之称,可否介绍一下金点设计奖以及设立初衷?
A:“金点设计奖”(Golden Pin Design Award)在1981年创立,由“台湾设计研究院”(Taiwan Design Research Institute, TDRI)办理奖项、策划颁奖典礼及相关活动。2014年起开始走向“全球华人市场的顶尖设计奖项”的新定位,为华人设计产业取得发言权。自2015年起,金点设计奖品牌针对不同目标族群分设“金点设计奖”、“金点概念设计奖”及“金点新秀设计奖”等三大奖赛,透过国际专业评审团遴选出顶尖设计作品,褒扬不管是已贩卖、尚未上市,或是学生的杰出创新设计作品,深具代表性与产业示范意义。
2020年,金点设计奖迈入了第12年;若从其前身,创建于1981年的“优良产品评选”算起,一路转型沿革至今,今年更是四十周年的重要里程。“优良产品评选”设立之初主要是为建立消费者对“优良设计产品”的重视,并透过专业选拔,鼓励厂商研发、设计新产品。此评选机制短暂改制为评鉴制度后,为朝国际化目标发展,改为金点设计奖。
金点设计奖的评选范畴从早期的商品设计、视觉传播,延伸到纳入建筑与空间设计、策展等整合设计领域。近年特别奖的评选更能看见纳入生态设计、循环设计、社会设计等概念,导入面向未来的多方位角度。
金点设计奖除了在征件与评选上反映当代设计概念与标准的变迁,也透过金点设计奖的评审过程梳理分析历年得奖作品,探究属于金点设计奖的价值愿景及跨界整合能量,创造竞合的互利共荣与衍生加乘效果。转型为国际大奖、公信力逐渐提升的同时,成为继金马、金曲、金钟之后,引领台湾及全球设计趋势的第四金。
 
2020金点设计奖颁奖典礼


Q:设计奖项推动了设计行业的创新发展,面对国内外各种各样的设计奖项,金点设计奖的最大特色是什么?您希望通过举办金点设计奖给社会带来哪些作用?
A:金点设计奖最大的特色正如前题所说,是以华人市场为出发,企图将设计影响力扩散至东南亚、东北亚和其他各洲。而近几年不论是在征件国家或是新闻的曝光度来看,亚洲设计在四个设计类型的得奖作品受到普遍一致赞赏,外媒也有大量报导,显示了设计的跨区性和普遍性,也更赞扬了设计师跨领域的合作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从金点设计奖近年得奖作品观察,更可看见许多社会议题已经浮现在台湾设计圈的关注视野中。设计的核心也从外观转为更贴近社会、文化、生活、国际性议题,让以人为本、连结在地脉络和发挥影响力代表设计被赋予的“社会性”。金点设计奖自2018设立了年度特别奖社会设计奖,从台湾好书伴计划、香港学老社分别关心移工族群和年长族群的生活环境,到饮食记忆、海废议题的重新包装,让设计能更加积极解决当前社会的各项议题,深入民众生活。
 
2020年度特别奖社会设计奖“学老社:从设计学习老龄计划”

 
Q:有人认为,设计是多向性的,可以引领社会的变化。您对此有何见解?
A:设计是一个跨界的平台,不论是技术、美感、话题或沟通,它是可以容纳各种看法的容器,并在诸多限制下突破原有的想象,达到创新和包容兼具的成果。我在设研院的目标以及参与世界设计组织理事的任务,就是促成设计参与更多具公共利益、永续发展等全球共通的事务,让所做的计划带动改变,创造价值。
我一直相信,运用“设计力”整合资源,进行跨领域知识整合,让多元的看法包容进来,并让各个角色赋能,打破总是在同温层里创造感动,才是设计的终极目的。在我们院内的所有计划中,都可以看到从设计团队到厂商、从公共部门到市场,每个环节都有沟通,大家有了共识,改变的力量也自然汇聚起来,就形成了社会正向的改变。

 
Q:相较于文化教育,社会对于美学教育的关注有所欠缺。我们知道您致力于推广美学教育,您认为当下社会应该从哪些方面建立起美学教育?在这方面,“金点设计奖”发挥了哪些推动作用?
A:我所提倡的美学教育或美感教育,其核心是培养学生能在具有美感的环境中学习,刺激他们的创意、思考,最终改变学生的行为,培养自信和学习的兴趣。具有美感的环境,是需要根据地域性的特色来建构独特性,从老师和学生的需求去做整体的设计,再去做减法的设计。我们从2019年开始执行的“学美·美学-校园美感设计实践计划”,就是以共创、共学的方式,用设计思维带动校园美学改造运动,翻转长年以来教室的刻板模样。
经过两年多的改造计划,“学美·美学”得到了教育界、媒体、设计界的赞美,其中一个项目也获得了2020年金点设计奖最佳设计,“学美·美学”整体计划更荣获2020年日本优良设计奖Good Design Award BEST 100。透过奖项的肯定和曝光,每年增加了更多设计师和学校来报名征选,让这个机制成为一个可复制的系统;让每个改造不只是单独存在的案例,而是扩散出去,结合起来成为一场全民的美感运动。
 
2020年度最佳设计的“我的秘密基地-学美美学 新北市汐止区北港小学教室改造计划”

 
Q:目前,正值2021金点设计奖报名阶段,您对参赛设计师有哪些期待或者建议?
A:我常常鼓励投入设计领域的设计人,要持续对世界充满好奇心。每一届的金点设计奖我都期待能跨出同温层和不同领域对话的作品,看到作品能包含主动探索,找到对的切口,然后在有限的资源、法规跟环境限制下,找出相对适宜的创新解决方法,就能带动更多美好事物的发展。过程难免困难重重,但谨记找出自己的独特性和作品沟通的方式。

 
Q:未来,金点设计奖会有哪些创新或者突破?
A:金点设计奖从去年疫情开始后,看到台湾及全世界的设计产业都受影响,人类生活的质量、习惯也产生巨大改变。金点设计奖也跟着思考,作为以华人世界为出发的奖项,如何透过跨领域合作及共创,彰显设计在面对危机时候的重要性并扩及国际。我们希望趁着这个关键时刻,发现更多对全人类生活和社会有卓越贡献的好设计,并藉由国际评审的精准眼光,有机会做更多的应用,改善社会中不同族群在疫情中面对的困境。
另外,针对金点设计奖的对外沟通和交流,我们会持续在未来创造跟中国大陆有更多的合作机会,不论是设计协会之间的互惠交换,或是和其他奖项的互相推广,更重要的是奖项接触到更多中国大陆的设计公司,激发更广、更活的设计想法,让金点设计奖成为华人设计发光的重要平台,促进全球设计产业、影响全球设计趋势及发展的重要角色。



杨明洁评审
 
作为往届金点设计奖的评审,杨明洁认为该奖项是“华人世界的一项高品质设计大奖”。面对今年的参赛作品,杨明洁希望看到更多具有社会启迪意义的作品,用设计平衡人、社会和环境之间的关系。而在其设计创作中,又是如何拿捏三者的关系?
 
Q:今年是金点设计奖创立40周年,您对金点设计奖的未来发展有哪些期待?同时,目前处于奖项报名阶段,您对参赛者有哪些建议?
A:40年的发展很不容易,全球最知名的几个设计大奖从诞生、成长到享誉全球,大多经历了50年以上的发展历程,都是与在地化的产业基础与文化背景密切相关的。金点设计奖的成长与未来一定也基于此,奖项的意义在于建立一种标准与价值观。
对于参赛者而言,我期待看到更多有着正面的社会启迪意义,能够解决人与人、人与物、人与环境之间问题的创新设计。

 
Q:您认为人、设计、社会三者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设计师该如何平衡三者才能做出“好的设计”?
A:设计师要思考与解决的就是人与人、人与物、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一个好的设计应该让以上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友善,而非越来越对立。我会从以下几个层面去思考与平衡我们的设计:
使用者层面,产品满足个体的人,生理层面的基本功能所需,易用的,安全的,有着良好的人体工学与人机交互;
观察者层面,通过视觉上的观察,产品具备令人愉悦的美学体验、对于使用功能具备良好的引导性与可视化;
拥有者层面,拥有产品的用户族群与产品之间的精神沟通,产品体现用户的身份认同,以及因此而产生的产品的品牌基因;
社会层面:从宏观的社会层面看待设计,涉及道德、伦理、法规,一个优良的设计应该遵循可持续发展的设计策略,应该向公众传播一种正面的社会启迪意义;
技术层面:从生产制造的层面看待设计,涉及技术、材料、工艺的变革对于设计的改变。也包括除了制造工艺以外,技术的变革对于设计更深层次的影响。
 
受邀原研哉策展的HOUSE VISION大展作品——绿舍。这一作品体现出杨明洁对于“人与环境”的思考。在能源解决方案的助力下,一座普通的屋舍摇身一变成为了充满绿意的家园,重塑了家的形态,以及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Q:您生长在国内,又曾有过德国留学与工作的经历。东西方文化的交融和碰撞,对您的设计风格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华人设计与欧美设计相比,在设计理念和美学价值等方面有哪些差异?
A:我认为东西方较为深层的区别是处理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不同。西方主张征服自然,它们拥有发达的自然科学,通过工具不断地去挑战、征服自然。东方的理念则是努力让自身与自然更加接近。我觉得这是一个根本点,它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设计和美学。西方世界痴迷于完美、精确计算的、对称和理想比例。但东方的美学体现一种无常、不完美、忧郁、谦逊之美。
在农业文明时代,受地域物产与气候等因素的影响,不同地区的审美与设计是有很大差异性的。我觉得不应该刻意强调“中国设计”,中国的设计,应该是在本土自然而然长出来的。文化、经济、技术、生活方式……各方面都是影响因素,在一个国家、一个特定的时代背景下,会自然出现相应的建筑或者产品,无论美或是丑,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它一定是与在地化有关联的。这样的影响自农业文明时代一直延续到工业文明时代,以及现在的数字文明时代。过度的强调“什么是中国的设计”,将其视为一种目标,是民族自尊心与自卑感在设计中的双重体现。
 
在羊舍扶手椅“榫卯的重构”中,杨明洁尝试将中国传统家具中的燕尾榫应用于座椅的靠背与座面的连接,最终的视觉呈现并不传统
 
Q:作为福布斯中国最具影响力工业设计师,想必您对工业设计领域的变化非常敏感。您认为中国乃至世界的工业设计发展趋势是什么?
A:2004年,我在德国慕尼黑的西门子设计总部工作,我们还在使劲研究不同手机品牌物理按键排布的差异性与品牌基因。就在几年后的2007年,第一代苹果 iPhone 问世,让物理按键彻底的消失了。整个世界由工业文明时代进入了数字文明时代。
在数字文明时代,数字化的本质与终极目标是:在数字虚拟世界中建立对于真实物理世界的完全仿真,然后通过虚拟数字世界与真实物理世界的实时互动,最大限度的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这个过程将一直持续下去,或许有一天人类本身也将被数字化。这一点对于人类的改变极为深刻,远远大于工业文明时代的变革。无论在制造、交通、能源、农业,还是娱乐、教育、金融、消费等领域,当然也深刻的改变了设计。这样一种时代的背景与趋势便决定了工业设计的发展趋势。


爱马仕2019春夏新品发布会展陈采用杨明洁代表作之一“虚山水”系列构造,“虚山水”之“虚”表达了爱马仕当年的主题“梦境”,同时也凸显出数字文明时代的一种美学特征


编者后记:如今,全球各行业都更加强调“可持续性”,特别是在2020年经历了一场全球性的挑战后,很多人开始重新思考人与社会、城市、自然等的关系。设计行业自然也不例外,什么是好的设计?后疫情时代下人们需要什么样的设计?

通过此次采访,我们从张基义院长的言语间了解到,金点设计奖涌现出越来越多聚焦社会议题的设计。由此可见,“好的设计”不再是单纯地追求美感,而是运用设计力量解决社会面临的各种议题,从而推动社会进步。也诚如杨明洁评审所说,设计师要思考与解决的就是人与人、人与物、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

我们期待今后能够看到越来越多诸如“香港学老社”、“学美·美学-校园美感设计”这样切实解决社会议题的作品,令人们的生活品质通过设计而得到提升。目前,正值2021金点设计奖报名收官阶段,我们也相信40周年的金点设计奖将会涌现出更多优秀作品并带来更多惊喜。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设计邦微信公众号
文章用设计邦客二维码

扫码加入设计邦客
设计邦客是以设计行业媒体、教授、学生、设计师、材料商、渠道商为主体,倾力打造中国最大的设计师实名通讯录。
 
设计邦  - editor
2021-07-02
版权声明:除特殊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需注明来源于设计邦
浏览次数:3028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隐私 | 广告服务 | 上传要求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