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门
 

设计邦对话最佳拍档vestre X snøhetta

2018-04-16
预约采访

一款产品、一个休息的地方、或是一个改变世界的机会……vestre的品牌核心,以鲜艳的颜色与长久的设计为基础,将乐观与坚韧的品牌精神相结合。其企业精神来自于这间挪威公司的第三代首席执行官jan christian vestre,jan christian vestre对该品牌的愿景是希望能够创造出对于环境影响最低同时对社会贡献最大的户外家具作品。 


 
作为环境可持续发展与民主设计的思想领袖,jan christian将户外家具视为一种能够支持社会互动与进步的工具。这些想法与其长期合作伙伴snøhetta的创意不谋而合,snøhetta与vestre合作对其瑞典产品工厂的工作环境进行了重新设计。jan christian 解释道:“我们对于民主与透明度有着相同的看法,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加入我们,同时我们也相信多样性,我坚信我们不仅仅是在打造或设计出什么东西,我们现在所做事情能够让这个城市更加宜居更加绿色环保。”
 
如今vestre的生产设备百分之百利用可再生资源,包括snøhetta设计的工厂隐藏在瑞典韦姆兰地区的森林深处。他们的目标是在2020年之前,生产出零排放的交通设备,专门向特斯拉订购电动半拖车。
 
designboom(设计邦)有幸对vestre执行总裁jan christian以及snøhetta的联合创始人kjetil trædal thorsen进行了采访,了解到更多关于这间可持续发展家具工厂、新建立的合作关系、以及他们对于理想生产状态定义的信息。访谈开始之后很快转向了可持续家具生产,及其对该国家从油到气转变的关系。


 
kjetil trædal thorsen(以下简称KTT): 当你开始注意到利用一些简单的商业模式来赚钱的多种可能性的时候,你会觉得非常有趣,如卖掉抽取出来的油或是卖掉捕捞上来的鱼等。当你看到一家挪威/瑞典生产线上的家具的时候,起初的模式均相同,但是后面却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
 
jan Christian(以下简称JC): 我们的大陆需要更加绿色的生产方式。因为我们生产的石油与天然气越来越少,,因此一直在寻找更新更加绿色的产业来进行补偿。说实话,这个世界如今并不需要更多的石油与天然气,如果我们能够生产出绿色家具的话则是锦上添花。


vestre为snøhetta设计的家具,重新塑造了纽约的时代广场
 
designboom(以下简称DB):请问你们是如何实现这个目标的?
 
Ktt: 包容,在不同的生产线上实现更加广阔更加平行的角度,在这里消费者、设计师与生产线三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近,几乎能够在同一个氛围中作业。很多过程都是一种漏斗作用——开始的时候宽后面越来越窄,直到你实现最终的结果——那么你也可以从两头开始。正常情况下,我们只会从概念化的观点出发的时候才会这样做,但是如果你从一个生产与概念两个角度出发的话,就会有两只漏斗在等你了。
 
db: snøhetta为vestre打造了奥斯陆总部,同时设计了vestre七十周年纪念展览“vestre: folk + form”,请问在你们双方持续的合作背后,包容是最重要的驱动力么?
 
ktt:没错,事实上这也是我与他父亲达成的共识。我们最初讨论的内容,从政治到生产线,以及它们对于人类与产品的意义,无所不谈。他的父亲是一位非常有见解的人,围绕着这些主题讨论的时候,慢慢地形成了可以跟进的意识形态。什么是一条全新的生产线?什么是未来产业?如何让机器人融入人们的生活?一个地方的社会感是什么?未来需要什么样的人,你会如何与他们合作?vestre的精神经过多次证实,这让我们相信它们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坚定不移,因此他们已经不仅仅是一家销售公司。
 
Jc:这就是我们打造这座建筑的原因,我还记得当我邀请到snøhetta进行该项目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我们一定是疯了,因为这里是瑞典森林的中心。正常情况下,搭建工厂通常要考虑如何用最少的成本实现最大的利益,但是作为一个设计品牌,对于我们而言更加重要的是这是一家百分之百、三百六十度、全年无休的美丽工厂。我希望这间工厂里面的同事都能对我们所卖的产品感到自豪,为挪威建筑与设计感到一种激情。
 

百分百电能的特斯拉卡车

db: 请问你们是如何设计工程的视觉语言的?
 
ktt:非常简单的想法,就像是选择生产方式作为表达的一部分一样。你可以看到所有边角余料上面的洞洞,这些边角余料都被我们二次利用。就像工厂的正面,利用这些废弃材料装饰整个工厂。进入真实的工厂之中,看来简单而庄重。
 
jcc:因为在工厂很少会有机会看到,经常是在进入工厂之前就到了前台位置。尽管这样不对,但是我们这里的设计并不是作为办公室,而是与所有的生产制作以及这里的员工有关。因此,当你是首先进来的时候,你能触摸、感受、嗅到并发现我们正在进行的工作。之后如果你想要见一下工厂经理,就去见。我们的董事会房间也是如此,向整个工厂开放,因此是完全透明的。不论我们开始还是难过,顺其自然就好,这就是民主,是人们对他们的建筑与环境真正的所见所感。


 
db: 对于打造这间完美工厂概念,请问你们的工人有什么特别的输入么?
 
jc: 我们有工作间、有小组讨论,因此工人们会参与到每个环节的所有部分。与工人开会非常重要,有时候我们会将所有的图示展示在墙上,每人手里会有一支铅笔用来画画,他们可以做任何想要做的更改。尽管我们也会遇到挑战,办公室空间经常是开放的,两年前我们还开发了另外的七十平方米作为人们自己的办公室。我们希望所有事情都是开放的,但是有时候人们仍然有他们自己的需求。
 
ktt: 也许下一代会不一样,但是谁又能知道呢。需要在两者之间发现一种平衡,改变人们的观点至关重要。还记得开放之夜那晚,这里的空间变成了一个演唱会大厅,人们可以在这跳舞、聆听现场表演、改变了空间的概念,对于当地人与工人而言,与工作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因为这象征着一种身份。


 
db: 将不同的公共机关、城市规划局与建筑师们聚集在一起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么?或者最近几年涉及到这些相关机构对于贵公司目标的理解方面是否遇到困难?
 
ktt:我认为进展方面很慢,我们不断会听到你在挪威做的事情在这里是禁止的,比如说大剧院的屋顶设计。人们认为我们的想法已经非常社会化了,但并非如此。从挪威政府的角度看,他们要保护大理石不被胡乱涂鸦,变成黄色。但这也是一种隐私,如果你为公共空间设计作品,那么它就应该被大家所保护。这是一种逻辑顺序,如果我所坐的家具是属于我自己的,家具就能够加强这种所有权之感,这也是为什么在设计家具时,座椅会成为我们最先开始的家具概念。
 
jc: 我认为现在的人们可以意识到这一点,尽管还存在很多挑战。一家公司要求我们设计一款公园长椅,要用钉子隔离开那些物价可归的人,我们拒绝了他们的邀约。这位客户喜欢我们的家具,但是人们为该项目出资希望设计带钉子的作品让我实在无法接受。我们始终坚持社会与民主设计,在城市家具注入钉子元素非常不民主。
 

vestre位于奥斯陆的家具设计,为每个人带去了一个充满活力而与众不同的街区
 

 
db: vestre最终的产品是如何反映出你对于更加美好未来的憧憬的?
 
jc:  我们是一直秉承废弃文化,有些东西被设计出来之后就会被抛弃,这就意味着会产生很多浪费。我们所用的资源比我们拥有的资源还多,这并不是一个长期打算,因为要考虑到利润问题。我们家所有产品均有终身保证,永远不会生锈,这是因为我们对钢进行了加工粉末涂层加工,这是一种非常环保而又低技术的过程。
 

snøhetta设计的奥斯陆剧院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设计邦微信公众号
文章用设计邦客二维码

扫码加入设计邦客
设计邦客是以设计行业媒体、教授、学生、设计师、材料商、渠道商为主体,倾力打造中国最大的设计师实名通讯录。
 
设计邦  - sashc
2018-04-16
 
Tags: vestre
版权声明:除特殊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需注明来源于设计邦
浏览次数:6216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隐私 | 广告服务 | 上传要求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手机版